一夜过去。

    京师再度迎来了日出,只不过再也没有往日的那种繁荣,很多屋子都已经倒蹋,成为了废墟,完好一些的也是门窗上到处都是抓痕,入木三分。

    大街上多处都是斑驳溅射的血迹,拖曳挣扎的痕迹到处都是,让人看着就是心底发寒,完全不敢想象昨天晚上到底有多么的惨烈。

    谁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咬了,谁也不知道多少人死了……

    反正就像是家家户户都有哀哭之声,毕竟好不容易熬到了日出,那些怪物终于四散逃遁,不知所踪,他们一直压抑着的恐惧害怕与悲愤终于得以宣泄。

    哀鸿遍野,而且今天的太阳也像是相当的黯淡一般,天色灰蒙蒙,显得特别阴沉。

    即使是青楼赌坊,今天也没有开门。

    人心惶惶,惊恐不安,所以在那哀哭之声当中,除了悲伤之外也是充满了恐惧。因为没有人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更加没有人知道那些怪物到底隐匿去了什么地方。

    也许它们是害怕白天,不能见到日光,但是一旦白昼的时间过去,夜晚再次到来呢?

    僵尸的传闻已经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开封府,不管是被袭击了的人家,还是没有被袭击到的人家,都害怕得不行。

    毕竟前者直面了那些吸食人血的怪物,而后者就算是再蠢,当时也能够听见看见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多人都是一边哭着,一边恐惧着那些凶恶的怪物的再次出现,明明刚刚才日出不久,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有安全感。再加上太阳光线黯淡,天色阴沉,今天虽然不是大雪天气,却也阴冷异常。

    ——乍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是要天黑了或者说已经开始天黑了一般。

    即使明知道这是错觉,然而也还是加剧了很多人的心理压力,这迫使他们只能够咬着牙,马上就开始进行相关的准备工作。

    正因为太过害怕,所以才想要做些什么,让自己不再害怕。

    那些所谓的僵尸害怕白昼,喜好吸食人血,嗜血成狂,但是并不是无法抵抗的存在。虽然它们的力气巨大,爪如铁刃,但是也不至于说能够彻底的横冲直撞。

    貌似只要门窗足够坚固,它们就进不来……

    而且它们也怕火烧,昨天晚上就有人活生生烧死了几具僵尸……

    再有的就是据说糯米和鸡蛋有抵御僵尸的作用,关键时刻闭住呼吸同样也可以避过劫难,公鸡和黑狗更是可以驱邪破煞,百无禁忌——

    尽管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说法,不过却是说得有板有眼,况且在这个时候,民众已经顾不上思考那么多了。

    在此时此刻,就算是有人煞有介事的要和他们说,在关键时刻学习印度阿三突然跳舞的行为,便可以迷惑僵尸,怕是也会有很多人相信。

    结果就是整个开封府都很快的就开始行动了起来,家家户户的都想尽办法,从外面找来合适或者不合适的木材,开始“乒乒乓乓”的加固门窗。

    其实也不仅仅是门窗,就连烟囱他们都恨不得彻底封住。

    有聪明人开始这么做了,迟钝一些的人们也不是瞎子或者聋子,也马上就跟着有所行动……一时间,整座开封城里到处都是木工,甚至有人还因为争夺木材的问题而爆发了冲突。

    而且也不仅仅是木材,还有各种食物,包括糯米、鸡蛋以及公鸡黑狗什么的——

    甚至还有人因为一窝蜂的挤在开封府那些有名的寺庙、道观里面,想要求符箓、请佛像,结果人太多而无法所有人都能够如愿,最终也发展成为大打出手的结果的。

    因为大家都惶惶不安,也看不到未来会怎么样,在极度的恐慌感的驱使之下,只会拼命去寻找储备能够让他们有安全感的东西,积累在他们看来能够让自己度过日后劫难的「资本」。

    但是这件事在昨天晚上爆发之前,虽然不能够说是毫无征兆,谁都没有预料到,因此也没有提前准备应对市场需求。

    无数人一窝蜂的一拥而上,可是就连糯米、鸡蛋之类的东西都是有限的,更加别说是公鸡黑狗之类的事物了,需求不足却又大家都想要,自然就会起冲突。

    也幸好还有其他的事情多少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

    否则的话,昨天晚上才是一个动荡的流血之夜,今天白天同样也是要血流成河,只不过区别就在于昨天晚上是僵尸杀人,今天白天是人杀人。

    ……

    ……

    “真是太惨了……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我听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嘘!噤声,这种话你也敢说,是准备不要命了么……”

    一个今天刚刚到达开封府的商队,一路进城,却愕然的发现自己等人是不是来错了地方,等到一问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都吓到了。

    他们也没怀疑什么,毕竟这开封府的惨状与乱象是直观的可见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的血迹拖痕,倒蹋的房屋以及一些被五花大绑游街示众的人。

    仔细一问,才知道那些人是倒霉的被僵尸咬伤或者抓伤了的家伙,也就是中了尸毒。

    据说是有尸变的危险,毕竟一旦被僵尸咬到伤到,中了尸毒,那么就基本上成为了僵尸的预备役了……

    要是只是单纯的伤到了还好说,貌似只要人本身还没有当场死亡,气血还在自然而然的流转,那么就能够一定程度上的抵抗尸毒,延缓发作时间。

    至少不像是被吸干了血,当场死亡的人那样——

    基本上就连一盏茶的功夫不到,那些死透了的尸体就会再次爬起来了。

    不过那样的倒霉鬼到底能够抵抗多久的时间,谁也说不准,他们一夜了都没死,但是别人却是害怕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尸变,同样也是对其喊打喊杀的。

    最终,那些倒霉蛋只是被拉出来绑着游街示众,在众人的眼皮底下晒太阳,因为有人推测既然那些僵尸在天亮之后就仓皇逃跑了,那么想必是害怕阳光的。

    而既然僵尸害怕阳光,那么阳光对于尸毒也应该有克制的作用……这一通说辞下来,却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被绑住晒太阳的倒霉蛋们脸色苍白,不知道是尸毒影响了身体,还是被汹涌的愤怒人群吓住的。但是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够选择默默的承受下来这样的遭遇。

    不然的话,他们实在是无法确定疯狂的人群会不会直接把他们这样的潜在危险给活活烧死。

    现在这样子的遭遇,反而还算是比较温和的方式了。

    倒不是人们最终善心大发,因为在有可能损害到群众利益的时候,民众本身才是最狂热的暴动分子。他们之所以这么选择,纯粹只是想要确定中了尸毒的人是不是真的没救了。

    毕竟他们以后也可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否则的话,他们绝对不介意狂热的将那些可能会变僵尸的人全部给绑上火刑柱,通通直接烧死。

    “你们干什么!”

    “都散了散了……把人放下来!”

    “放心,新任府尹大人已经请来了真正的得道高人,我们将会妥善救治这些被咬的人……”

    很快的,大街上却是又传来了一阵骚乱,却是闻声而来的开封府衙役们呼三喝四的,要求将那些倒霉鬼放下来,交给他们带走。

    人群起先还很不乐意,一阵阵的起哄,他们此刻的情绪激动,慌乱与压力都增加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值,稍微处理不好的话,或者就是一场哗变。

    衙役们只能够焦头烂额,苦口婆心的解释了起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他们的出现就代表官方,代表朝廷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做出了反应,这样的表态好歹是给民众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但光是定心丸还不够,民众们现在又惊又怒又恐惧,非得要一个交代不可。

    ……

    ……

    在开封府的衙门之中,后面的内堂里。

    新上任的开封府尹急得满头大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断的来回转圈子。他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谁能够想到自己刚刚上任,就遇到这么一件千年未有之大变?!

    哪怕是这件事在他刚刚上任的同时就发生了,不可能归咎到他的头上,但是之后要处理这件事,却肯定是他需要面对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个时候,从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然后走进来了一个脸色疲惫的老道士。开封府尹眼睛顿时一亮,连忙迎上前去,相当情真意切的说道:

    “真人!真人,您总算是回来了……如何?情况怎么样?”

    “情况不是太好,贫道的那位祖师前些日子在北南道现身,现在可能已经直往昆仑而去了,贫道联系不上……”

    老道士叹了口气,“不过贫道已经给师门传递了消息,不日将会有更多的师门后辈赶来京师。”

    “啊?后、后辈?”开封府尹一下子觉得傻了眼,这和他预想之中的不符合啊。

    “没法子,自古从来修行难。”老道士瞥了他一眼,“我派祖师已臻地仙境界,才得以长生住世,但是之后……”

    他连连叹息,唉声叹气,似乎是为自己这些无能弟子而感到羞愧。

    长生住世!

    开封府尹的眼睛里迸发出一阵无比剧烈贪婪的渴望光芒,不过很快就又熄灭了下去。

    经过昨天晚上的僵尸一事,还有眼前的这位老道士在关键时刻施展玄妙的道法仙术,斩杀怪物,救下自己的场景,都让他不再怀疑这世上有诸般奇异之事。

    不过这位府尹大人的优点之一,就是足够理智。

    要是成仙了道,长生不死真的是这么容易做到的事情,这世上就到处都是仙人了。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免不了一死,他还是尽早的认清现实比较好。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