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我……我想问一问……只是您师门的后辈,真的能够解决这问题吗?”

    理智的按捺住了不该有的想法,开封府尹转而开始关注起来目前最应该关注的事情。

    “难啊,想要解决这件事谈何容易……僵尸伤人最怕的就是越伤越多,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仅仅是人,动物也会尸变。”

    老道士闻言,脸色微微变化,接着叹息摇头。

    “僵尸的炼制之术是源自湘西楚巫,当地有赶尸的习俗,但即使是在那里,一旦发现僵尸祸乱的迹象也要立即扼杀,否则一个僵尸就有可能使得方圆百里都化为活人禁地……”

    为什么?因为僵尸要吸食人畜鲜血。

    而不管是人还是动物,也不管到底有没有被吸干鲜血,只要是被伤到了都有可能在之后成为僵尸之中的一员。

    开封府尹浑身发寒,声音都颤抖了起来:“那昨天晚上的那些……那些……”

    “可以说是已经成了气候。”老道士沉声道,“它们天一亮就散了去,谁也不知道藏在了什么地方,但是这么下去的话怕是会越来越多,杀之不尽。”

    “我们也只能够防范了,据说北地那边早早就已经沦陷,辽人以为自己能够长驱直入,结果没想到一头撞进了一个凶妖的地盘,现在估计也是陷身泥沼脱身不得了。”

    “贫道的师门将会派人过来尽量帮忙,但是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很难彻底清理干净那些东西……相比起来,朝廷才是主要出力的一方。”

    “……”

    “……”

    “这……”开封府尹听得心惊肉跳,脑子里更是一阵子的晕乎乎的,眼前好似天旋地转一般,“这世道到底怎么了?我……我以前从来未曾听说过有这么凶险的啊!”

    老道士沉着脸:“这只怕是龙气动荡所致,万物有灵并非空话,中原大地千山万水,谁知道其中到底藏了多少的精怪鬼魅……或许假以时日,整个中原将尽成鬼国。”

    “什么龙气鬼国?还请真人说明。”府尹大人愣了一下,紧接着无比焦急的问道,他隐约觉得这可能是关键。

    老道士瞥了他一眼,然后拉下脸来:“我派掌门真人在数年之前曾经推演过一次天机,发现当朝的国运已经到了尽头,也许就是这么几年,就是亡国灭种的结果……”

    “……!!”开封府尹瞬间就是眉头狂跳,完全没想到一开场就是这么劲爆的一句话,要是别人这么说的话,他估计立刻就要翻脸,将对方拿下投入大牢里准备治罪了。

    不过对上眼前的这个深不可测的老道士,据说其背后师门之中还有成仙了道的得道高人的背景,他却是不敢这么做了。

    更何况,还要依仗对方帮忙,应付僵尸之事……而且根据朝廷今天早上的朝议来看,要是这件事长久不能解决,或者是日后这个世界都会开始变得魑魅魍魉出没——

    那么怕不是老道士背后的那个自称蜀山仙剑派的道门教派就要成为国教了。

    不用怀疑,他的政治嗅觉一向灵敏得出奇,一些事情刚刚有点儿苗头,别人还没发现的时候他就能够把握住风向。要不是身份比较尴尬,不适宜多干涉朝政之事,甚至还需要可以藏拙的话。

    就算是没有皇族的出身背景,他也能够混的风生水起。

    所以在这个时候,府尹大人尽管面有异色,却还是没有说话,反而认真的倾听了起来。

    “一味的崇文抑武,当朝愈发的软弱无能,退让求和,数代的积弱,而异族的胃口却被越养越大……”老道士冷哼一声,“到了最后,自然是异族的铁蹄踏碎中原,所到之处烽烟滚滚,华夏涂炭。”

    “这个……真人,这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府尹大人硬着头皮说道,他有心想要反驳,但是仔细想想却是觉得心底发冷,因为这不是在胡说八道,而是真的存在的危机,他自己也看到了。

    他是个务实之人,干脆就当作是没听到这些大逆不道的说法,一心一意专注于眼前的问题。

    “因为以往改朝换代,肉都是烂在锅里的,龙气这种东西散布天下,虚无缥缈,但是不管是哪一个朝代都好,都是我中土神州之人,其聚集的都是华夏中原的主龙气。”

    老道士沉声说道。

    “但是异族铁蹄踏碎中原,神州陆沉,那就一切都完了……这世道就是如此,龙气都要彻底消散了,自然再无可能镇压得住天下那千山万水之间的魑魅魍魉。”

    “那……那该如何是好?”府尹大人的脸色数变,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妙。

    “积重难返,府尹大人你应该听说过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句话。”老道士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然后就转移了话题,“昨天晚上的僵尸还只是跳尸,抵御起来问题也不大。”

    “你让开封府的人们想办法加固一下房屋,到了晚上不要外出走动,以糯米在门窗处绕着撒一圈就能够隔绝尸气,公鸡和黑狗都可以辟邪……”

    “至于中了尸毒的那些人,我已经救治过了,你们以后都可以沿用那种方法,用糯米水清洗伤口,用煮熟的热鸡蛋来敷伤口周围的部位,起到活血化瘀的作用。”

    “以后……都可以沿用这种方法?”府尹大人只觉得自己眼皮拼命的在抽动着。

    “没错,以后都可以……毕竟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少的。”老道士长长叹气,“这是千年未有之大变,熬不过去的话,不止是当朝,而是整个中原都会尽成鬼国,不只是僵尸,还有各种不干净的可怕东西。”

    “……”

    “……”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府尹大人语气苦涩的问道,昨天晚上的那些僵尸他就不想再看见了。

    现在又怎么可能立刻接受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不干净的东西出没的可能?

    “当然有了,贫道说了,这是因为当朝过于软弱,导致中原有河山破碎,龙气消散的危险。”

    老道士一脸严肃的说道,但是语气之中却隐约有丝丝人类无法察觉的蛊惑之意,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对他的话印象深刻,深信不疑——

    “若是你们能够强盛起来,重整河山甚至开疆裂土,那自然就是胡无人,汉道昌的结果。九州定鼎,江山稳固,皇朝龙气如日中天,自可镇压一切牛鬼蛇神……”

    ……

    ……

    “该死的……这个贼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是仙神!”

    “滚!都给我滚……没用的东西!”

    震天的怒吼声中,一处不知位于何处的昏暗的大堂内,突然抛出了两具干瘪的尸体,看上去其死相相当凄惨,而且表情凝固在极度恐惧与不敢置信的一刹那间。

    就仿佛是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遭遇到这样的厄运,甚至都还反应不过来,死亡的宿命就已经雷霆万钧的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了。

    外面的人战战兢兢的过来收尸,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目露恐惧之色,生怕自己也突然成为食粮。

    自从里面的那一位自称自己得到天授,获得天书一卷,并且借此迅速上位废掉原来的教主、圣女的两脉,直接执掌教中大权之后,白莲教的内部就一直都是这样的氛围了。

    一开始大家还欢欣鼓舞,以为真的是佛子降世,要带领他们白莲教走上正轨……

    结果后来他们才无比惊恐的发现,这狗屁的根本不是什么佛子,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它通过食尸来修炼,到了一定的地步之后就开始以吸食人血为生,并且制造僵尸对外面的开封府发动恐怖袭击……

    以往教中造反的常规起手式,也就是通过一些戏法伎俩制造一些假象,然后控制舆论,争取民心民意什么的……哪有像是现在这么凶残,直接放僵尸去到处咬人?!

    再加上那一位自己还在吃人修炼,手段越来越暴虐残忍,连教内之人也不放过,甚至还公然否定了教义之中信仰的无生老母,自称无生老祖……

    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这些白莲教徒们明白,他们找来了一个可怕无比的食人妖魔。

    偏偏他们还没有任何的手段对抗,那个食人妖魔用法术在所有人的身体内都种下了一道要命的符箓,众人的生死尽皆掌握在它手中。

    实在是没法子了,貌似唯一的希望就是诅咒它自己做的事情丧尽天良,遭到天谴。

    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毫无希望的事情,甚至于在最近几日,很多人都隐约察觉到了这个趋势——

    那个食人妖魔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越来越暴虐,或者说越来越恐惧,不知道是在害怕什么,但却显得愈发的疯疯癫癫,越来越难以保持完整的理智,一天的大多数时间都在歇斯底里之中。

    而稍微清醒一些的时间段,也是在发狂的恐惧着什么。

    就像是它刚刚歇斯底里怒吼出声的那些话语一样,它似乎在恐惧着死亡?真的是老天爷要收它了?

    很多人在恐惧之余,也作出了这样的揣测,并且理所当然的前去通风报信。

    ……

    ……

    开封府的夜幕再一次的降临了,人们提心吊胆的缩在家中,大气也不敢喘,听着外面的嘶吼声响起。

    所有人都有一种恍惚间不真实的感觉,但是今天晚上大概没有谁会蠢到在入夜之后外出,因此倒是没有再听见什么惨叫声了,那些僵尸真的只是在街巷之间徘徊。

    它们通过呼吸的气息锁定生人,但并不是说隔着两里路都能够知道,关上门窗躲在家里,一开始不被发现,那么它们顶多就在外面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转,没有目标。

    今天晚上,凤栖楼同样也是没有开放。

    作为开封府最出名也是最高档次的青楼,可不只是单纯做皮肉生意的,更加讲究的是才子佳人互相交心,并不是说来客有钱就可以了……而是要有很多很多钱才行。

    “……我知道了,你退下去吧。”

    清婉的声音在响起,似乎是在喝退什么人。

    房门轻轻打开,又轻轻关上,却是前来通风报信的那个女子悄悄的离开了。

    端坐在床边的绝色佳人眸光清冷之中,略显冰寒,她知道对方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但是不得不说她和她的师傅的确需要这么一个机会。

    即使是那个妖魔没有遭到天谴,她们师徒俩其实也已经在认真计划着怎么将那个妖魔的信息泄露出去,借助官府的力量铲除它了。

    不过眼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

    她这般想着,然后感觉到睡意来袭,一阵胜似一阵,禁不住的微微蹙眉,但是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于是就锁上了门,直接和衣而眠。

    至于外面传来的吼叫声却是不加以理会,毕竟作为白莲教的圣女,她甚至是最早接触僵尸的一批人之一。

    很快的,这位绝色佳人就进入了梦乡,不过她的意识却是莫名其妙的在梦里清醒了过来,紧接着无比警惕的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了总部的大堂之中。

    四周的火炬燃烧着,非常的明亮,而在自己的身后则是黑压压的跪着一大群人,乍一眼看去竟然都是教中的兄弟姐妹们。

    就连自己的师傅,上任教主都出现在了自己的旁边,她的脸色同样显得惊疑不定,似乎是不解自己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这不是梦!

    师徒俩迅速对视一眼,马上就明白了这肯定又是那个妖魔使了什么诡秘邪术的缘故。

    她们却也果断,直接就学着身后那跪了一地的人群那样,单膝跪了下来,毕竟眼下绝对不宜与对方硬碰硬,只能够虚以为蛇。

    “参见教主,教主千秋万代,洪福齐天!”

    两女齐声开头,大堂里的其他教众也是一同振声呼喊了起来。

    大堂中央唯一的一个座位上,那个有着三角眼,看上去阴测测的中年人眼神淡漠扫视了一眼:

    “嗯,看样子人来齐了啊……”

    “……”

    “……”

    “不知教主召集我等,是为了什么事情?”上任的教主定了定神,然后开口问道。

    那个中年人的身体微微一颤,瞬间就保持不了平静,眼露凶光:“为了什么事情?!为了什么事情!!当然是因为它们要来了!要来抓我了……我绝对不能够让它们抓住!”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