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没有再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不过在亲眼见识过了有如神魔,哪怕是天地都要在其面前为之俯首,阴间至高的绝对神明主宰之后——

    也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什么事情能够称之为「不得了」的了。

    众人跟着两位阴神进入了前方的那座枉死城,紧接着便出现了令人惊愕的一幕,那就是在外面看过去的时候,枉死城明明是一座破败不堪,显得很是古旧的废弃城池。

    从外面透过城门往城中望去的时候,也是只看见城内漆黑一片,而城门犹如一张开的血盆大口,显得很是骇人。

    换言之就是,什么都看不见,连声音也是没有,好像城内就是一座死城,不会有任何人居住那样……理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是偏偏就在他们跨过城门之后——

    忽见前面灯火通明,街道上人熙熙攘攘,很是繁华。

    众人一阵发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等人正行走在闹市的街道上,不断在人群中穿梭,两旁皆是小摊贩,叫卖声不绝于耳,各类货品应有尽有。

    他们看得目不暇接,忍不住的感慨此地繁华,紧接着才猛然回过神来自己等人此刻的处境。

    这就是枉死城?

    他们险些以为自己等人回到了阳间,生活在人世,压根就不觉得这个地方竟然是一座阴间的城池。

    甚至还有一个可怕的名字,枉死城!

    仔细观察了一下之后,众人发现这城里的居民们的确都不是生人,而是魂魄……证据就是大家都没有影子,他们没有,别人同样也没有。

    这个发现先是让他们冷汗直冒,毛骨悚然,但是反应过来之后却是发现自己也是一样的。

    难怪这是收容枉死之人,让他们在阴间生活到原定寿数的城池,某种意义上来说虽然是不准他们还阳,但是这也相当于是变相的弥补了他们所遭遇的无妄之灾了。

    “进去吧,里面便是卞城王大人所在,你等命运如何,将由大人决断。”

    黑白无常两位勾魂使者,带着众人来到了城中的一座森严大殿面前。

    没有牌匾,没有对联,但是众人都心知肚明,这便是传闻之中的阎罗殿堂了。一进此门便是身不由己,只能够任由里面的那一位大人审判,自己的命运对方可一言而决。

    不过本来就是身不由己,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他们战战兢兢的跟随着两位无常进入森严的大殿之中,只见两侧都是面无表情的鬼差,青面獠牙,面目凶恶,肃立两旁,而前方的殿堂尽头之上,是一张巨大的案桌。

    后面端坐着一个威严极深的身影,身穿玄黑色的蟒袍,头戴衮冕,无比威严,令人不敢直视。

    众人还来不及多想,就听到了一声怒喝:“跪下!”

    他们心神一凛,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骆正豪的方向,正好看见这个食人妖魔被一个鬼卒狠狠的一脚踢在腿背,膝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有些人吓的一个哆嗦,毫无骨气的一缩脖子,感觉腿一软,身形弯曲也即将就要顺从的跪下去。

    不过就在此时,黑白无常却是发话了——

    “你等严格来说暂且还是生人魂魄,并非罪魂恶魄,不归地府管辖,无需下跪……”

    言外之意,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是他们受审的时候。

    “黑白无常,为何误了时辰?”

    这个时候,正好有着悠悠的问话声从上方传来,听不出喜怒的情绪,但是却让人胆颤心惊,再度觉得腿脖子一阵阵的发软。

    “回禀大王……”黑白无常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上前一步恭敬的将事情的缘由娓娓道来。

    虽说是勾魂的时辰非常严格,但是也并不是说一点儿都不能错,毕竟鬼界每日千千万万的魂魄往来,鬼卒阴差也不是纯粹的规则化身,怎么可能确保每一道工作都不出错?

    就算是他们主观上负责的工作可以不出错,也难以确保客观上的条件出现什么问题。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枉死城的存在,这本来就说明了不是所有魂魄都能够无病无灾的活到原定的寿数的,一个人本来在生死簿上的记录是可以活到九十岁的,但是他四十岁就因为意外而身故了。

    这就是所谓的枉死,如果没有得以被允许还阳的话,也不会说直接将他也一并押往各殿地狱审判……而是会被送进枉死城里,生活到九十岁。

    之后再经判官阎罗处理,而后决定是入地狱偿还罪孽,亦或者是直接入轮回。

    在此期间,枉死城中的亡魂能够像阳世之人一样生活,并且能够登城观望,查看谋害他的人是否收到应有报应。基本上可以说,就像是阳世之人到了阴间正常的生活一般……

    “原来如此,是正好遇到东岳帝君出巡了吗?”

    卞城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倒也的确没有怪罪,转而直接自言自语的说道。

    “也是……既是人劫,自然是人间业力导致天机混乱,杀劫乃出,若不斩断一切因果,使天地重归平静,那么我等也皆为应劫之人,帝君有所动作也是应当的。”

    这句话让不少人都是心头剧震,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劫人劫……人间大劫?

    万一真的是有什么大难临头的话,那么这完全由不得他们不在意啊!否则的话,即使是成功还阳复活了,指不准第二天就又一命呜呼,直接来地府报道了。

    刚刚才回去,第二天又来了,那样子多尴尬啊!

    也有人想得更加深远一些,他们觉得以前的人间虽然是世道艰难,但也没听说过多少妖魔鬼怪,僵尸肆虐的事情,即使是有也是在偏远山村、穷乡僻岭。

    那些穷山恶水,出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传闻都不足为奇,而且也无法证实,更加没有引起什么掀然大波。

    可是现在不同,开封府那样的繁华帝都竟然都出现了僵尸肆虐,而北地更是传出了极其可怕的什么妖魔传闻、阴兵借道之类的说法。

    据说整个北南道都已经沦为了亡境死域,不断的有幸存的百姓往南方逃亡而来。

    只是始终没有真正的军情,都只是一些人的片面之词,道听途说的说法而已。虽然最近在京师愈演愈烈,但很多人还是觉得不以为然,直到僵尸之夜的爆发!

    这么看来的话,似乎还真的是有一种要天下大乱的预兆啊,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都能够出来了,这人间还真的是有一场大劫将至啊!

    不过卞城王没有就此事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有感而发的感慨一下,紧接着威严无比的开口说起了正事:

    “骆正豪之事我已知晓,就遵循以往的惯例,这是本王颁发的斩鬼令,直接押往戮魂台上走一遭吧!神魂俱灭,虽不可能再入轮回,也免去了它遭地狱之苦……哼!算是便宜它了!”

    说罢,一扬手就扔下了一枚漆黑的铁令牌,上面有着凶恶的鬼首印记。

    祂竟然问也不问,就仿佛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并且理所当然的做出了判决。

    “谨遵大王谕令!”白无常伸手出去,正好接住令牌,低头恭敬回答道。

    黑无常却是转头大喝一声:“还等什么!把罪魂押往戮魂台!”

    骆正豪一下子吓傻了,它胡乱的挣扎着,口中大喊大叫,无非就是那么几句话,然而鬼卒充耳不闻,粗暴的架起它的身体就直接往外拖去。

    哗啦啦,锁链绞动的声音响起。

    “至于你们,不过是被牵连的无辜之人,等到这个罪魂到了戮魂台上走了一遭,神魂俱灭之际,与你等的魂魄联系自然也就会被一并斩断了。”

    卞城王看也不看疯狂的食人妖魔一眼,只是转而对着堂下的其他人一并说道。

    “此事了结之后,便准许你等还阳,待到寿数尽时,再由鬼差前去勾魂……去吧!”

    “……”

    “……”

    众人一时间有些迷糊,反应不过来,他们甚至已经悲观绝望到做好了面对最糟糕情况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料到就这么过关了?!

    果然应该称赞一声公正严明吗?是是非非地,明明白白天?

    还是等到了黑白无常催促,他们才懵懵懂懂的跟着一并走了出去。

    接下来,他们离开了大殿,看着鬼卒们拖着吓瘫了的食人妖魔迅速前行,离开了枉死城,一路经过了一个个可怕至极的地狱,耳闻那些罪魂恶魄在其中受刑时发出的惨嚎。

    撕心裂肺的惨叫号泣之声此起彼伏,令得他们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几乎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一次自己侥幸得以还阳回到人世。

    那么接下来一定要日行一善,好好做人。

    不求来世有什么福报,至少也不能够真的往各殿地狱走上一遭,那真的是太惨太惨了。而这样的念头,在食人妖魔被押上那个黯淡的血迹斑驳,散发出莫大的杀意煞气的所谓戮魂台,被侧刀一斩,神魂俱灭的瞬间。

    达到了最高峰。

    不过也正是在妖魔被戮杀的瞬间,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心神一松,知道是自己魂魄上被法术强行造成的某种神秘联系被斩断了。

    似乎这戮魂台是一件至宝,可以轻轻松松的分辨目标,湮灭本源,不会被区区法术所蒙蔽……该杀谁,就杀谁,绝对不会误伤。

    “好了,你等可以回去了……”

    接着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确认食人妖魔已经伏法了的白无常回头轻喝道。

    黑无常冷着脸没有说话,只是收回了自己的勾魂锁链,也挥了挥手。

    下一刻,众人只感觉到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量袭来,将他们整个人抛起,扔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里……

    恍恍惚惚之间,魂兮归来!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