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这还不是最让人愤怒的。

    真正令人怒发冲冠,却又感到了极度的无力的就是,这个小职员还全权负责了这件事!

    所以他们无论怎么努力都好,对方的眼界都看不到真正的重点与必要性。

    而且因为这个小职员还全权负责!全权负责!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

    所以一言否决了不说,还根本就不打算上报,因为这个小职员觉得自己的应对没有任何的问题,不需要再通知上面的主管、经理、董事什么的了……简直就是彻底的堵死了对面的所有希望。

    不可否认的是,其中也有这些人自己的问题,毕竟看到对面的对手竟然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的时候,内心深处不可避免的会有些许的轻视。

    同时也会觉得对付这么一个没有经验的菜鸟,交涉起来简直就是简简单单,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也是易如反掌,手到擒来的事情。

    所以策略自然也需要变一变,毕竟如果对面来的是一个同样经验丰富,老奸巨猾的人的话,那么他们自然会规规矩矩,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但是对方竟然这么不慎重,他们自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尝试让利益最大化。

    要是能够成功说服那个女孩子,让她相信自己等人的说法和理由,立场上倾向于人类的表面社会……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就是成功的洗脑对方。

    让她明白事态的严重性……

    让她知道不配合是损害全人类利益……

    让她同意自己等人提出的看法和主要思路……

    最终争取让对方某种意义上成为自己这个阵营的人,只要说服了她,之后她就会努力的帮助自己等人牵线搭桥,为之后接触更有话语权的神秘侧大人物并且说服对方争取更多的机会。

    可以说,其实从一开始,各国大使们就没想过真的要靠莉莉娅娜来完成目的,只是将她当作是一个跳板了。

    他们希望成功的输出自己这一方的价值观,改变她的思维方式,让她倾向于认同自己的阵营,发展成为一个中间人,甚至干脆就是自己这一边的人!

    说起来虽然难度极大,但是众人一开始的时候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他们可都是人精,而对手却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而已。

    以他们的丰富经验,他们的话术水平,他们的严密逻辑……

    任何一个大使都有一定的信心能够做成这件事,再不济的话也能够在对方的心中留下足够的印象,更加别说是现在还不止一位外交手腕高超的同行在场了。

    绝对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耳光抽得真心狠,把他们都给打疼了,也将他们从美好的幻想之中打了出来。

    最终这一次的会面圆满结束,不欢而散……

    ……

    ……

    “张先生,这么快就回来了吗?结果怎么样?”

    柴颖小姐有些奇怪的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大使先生,有些拿捏不准对方的脸色这么难看,到底是因为生气愤怒的情绪,还是因为倒时差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别提了,那些人真的是……真的是不可理喻——!!”

    大使先生气冲冲的坐了下来,之前还能够忍耐得住的情绪,在这个时候却是爆发了出来。

    他怒声说道,双手紧握成为拳头,手臂上青筋绽起,看上去似乎是憋火到了极点的样子。

    “明明都已经要世界末日了,他们自己也都知道这件事,却愣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变通开化……甚至还叫我们不要操心太多,你听听!这是什么话!”

    “……”

    “……”

    柴颖小姐倒是非常的淡定,还有心思喝了一口茶,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不是一件好事吗?至少说明世界末日其实也不算什么太大的灾难,天塌下来有高个子的顶着……”

    人的情绪是会互相传染的,在一个月之前,她同样也是内心惶惶,忐忑不安。

    但是在科祖梅尔这里生活了一个月之后,她却反而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了,那些魔术师绝对也是知道末日到来的消息的,但是他们一个个的都是游刃有余,似乎从来都没有担心过的样子。

    久而久之的,柴颖小姐自己也就放下心来了,反正这件事肯定没有糟糕到哪里去。

    解决的方法或许早就已经有了,只是普通人还不知道而已。

    “这算什么好事,他们根本就是不知轻重!”大使先生又惊又怒,很是艰难的才压住了自己沸腾的怒气,“就连来和我们洽谈的人,也居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女孩,你能够想象吗?”

    “小女孩?”柴颖小姐愣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她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略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怎么样的小女孩?是不是叫做莉莉娅娜的?”

    “对啊,怎么了?你认识?”大使先生微微皱眉,突然觉得情况似乎和自己料想的可能有些出入。

    “知道啊,我们昨天晚上给你的资料里不就有吗?”柴颖小姐一脸奇怪的表情。

    “……我没细看,那时候头太痛了,而早上起来的时候又怕误了时间,所以也没看……”大使先生僵着脸解释了起来。“她是谁?难道其实是什么比较重要的人吗?”

    “的确很重要,相当重要……”柴颖小姐叹了口气。

    “难道是……什么大人物的女儿之类的?”大使先生做出了自认为最合理也是最有可能的推断,同时脑中也快速的转动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少女的价值就相当高了,也许还是需要沿用之前的计划,尽可能的争取她的好感,她对人类表社会的认同才行。

    “可以这么说,不过她不是因为是谁的女儿而出名的,相反的是她的父母或者她的家族要反过来,因为她而感到荣耀……”

    柴颖小姐认真的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那据说是那位神秘王者的副官与侍从长,青铜黑十字的下一任总帅,换言之她自己就是真正的大人物,是被专门被派来镇守科祖梅尔的……半神。”

    “……”

    “……”

    “半……神?”大使先生突然觉得事情似乎变得不大对头。

    等等,不是说那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女孩吗?自己等人还觉得这是对方压根就不重视这件事的表现,怎么现在突然就一下子……

    ——那个东欧少女竟然是一位半神?!

    “据说是的,她好像已经正式被那位神秘王者赐予了「剑之妖精」的封号……我们没能够与她正面接触过,相关的信息都是那些魔术师透露的,但是我曾经有过一次比较接近她的经历。”

    柴颖小姐苦笑着说道。

    “当时还隔着至少四五百米的距离,甚至我是在这个街区正好看到对面街道的尽头,见到了她的身影,那个瞬间真的是觉得自己连动一下手指都动不了……”

    这其实是神性气息外溢,对于凡人灵性的绝对压制,因为那个时候莉莉娅娜也刚刚才被赐予神性,控制不住。不过也只有拥有特殊力量的人才能够感觉得到,普通人连被神性压制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有柴颖小姐的现身说法,就已经足够证明了,即使是没见过那个少女出手,也能够确认对方肯定是普通非凡者根本就不可能对抗的存在。

    “等等!这么说来的话,岂不就是说,她刚刚表达的意思其实都是那位魔王的意志?!”

    大使先生却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并且倒吸了一口冷气,意识到了自己等人之前的行为与想法有多么愚蠢。

    ……

    ……

    “地震的频率迅速减少,其他天灾的发生频率也在迅速锐减……专家说前些日子里的那些现象其实是正常的地壳运动,末日之说都是无稽之谈?”

    佩内洛普不屑的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充满了对无能的白宫政府的鄙视与怒气,却也的确感到了相当程度上的迷糊。

    任何事情,只要政府没有承认,那就是阴谋论——这句话可不是说笑的。

    况且这段时间里也太多劲爆的消息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如果政府打定主意隐瞒其中最严重的部分的话,那么还真的是让人分辨不出来。

    不过末日这种事情也的确是需要“辟谣”,其他的都好说,就连之前的神秘世界都可以浮出水面,唯独是世界末日这么劲爆的消息……

    一个弄不好的话,完全足够在真正的灾难到来之前,首先让人类自己内讧,先死个七七八八的样子。

    佩内洛普也是听自己的父亲说的,并且认为对方说得很有道理,当然这并不能够改变她对于自己的父亲的观感,父女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因为她的父亲有着相当严重的妄想症,这导致了她的家庭在很小的时候就彻底的支离破碎了……偏偏那种简直就是偏执性精神病的症状,很难治也治不好。

    更主要的原因就是精神病人自己觉得自己没病,拒绝接受治疗。

    所以佩内洛普在大学毕业之后,就直接选了一份工作,远离家乡,拒绝再和自己的父亲沟通,最好就是一年只见一次就可以了……

    如无意外的话,双方的关系大概会这样子僵持下去好久好久,直到她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才会和自己的父亲缓和,也或许是永远都不可能修复了。

    但是,意外发生了。

    所以现在,刚刚出去了一年左右的佩内洛普,再度回到了自己曾经发誓永远不会回来的普罗维登斯。

    原因就在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世界,证实了这世上还有很多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件,宇宙存在着一个令人敬畏的宏伟循环,而人类的历史只是这个循环里的短短一瞬。

    而她的父亲的妄想症正好就是关于这方面的——

    他坚称自己发现了某些足以令人浑身冰凉、毛骨悚然的蛛丝马迹,并且一直都在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研究那些被视为禁忌的东西。

    在以前佩内洛普只是觉得他是疯了,而且怎么劝都劝不回来,因此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可是在现在,她反而是有些不确定了,自己的父亲是单纯的精神有问题,还是他真的以自身的智慧和洞察力,预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其实一直都是自己和妈妈不能够理解他的痛苦,还在为折磨这个可怜的男人而出了一份力?老天啊,这也太悲哀了。

    诚心而言,佩内洛普能够回到普罗维登斯,就说明她其实是倾向于相信自己的父亲了。

    她很担心对方过于深入那些禁忌的领域,尤其是最近后者还在邮件里无比兴奋的自言自语,说自己找到了什么古老的意大利语手抄卷。

    还发现了什么有关于达贡、海德拉的记载,还有关于什么穆大陆和什么拉莱耶沉没的事件……甚至还兴致勃勃的想要申请考古经费,准备探索相关项目。

    所以她就回来了。

章节目录

矩阵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啃文书库只为原作者刹那辉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刹那辉煌并收藏矩阵游戏最新章节